精彩小说尽在进货宝阅读!手机版

进货宝阅读 > 女频 > 灵异 > 锁沉渊

>

锁沉渊

千岁忧作者 著

灵异连载

古风悬疑小说《锁沉渊》,是作者“千岁忧”的又一佳作,书中的主角分别是尹初棠、寻夜、沈玄冬,故事内容介绍:尹初棠母亲去世的早,只留她和父亲一起生活,她又从小多病且有些自闭,所以不大和人交流,而她总是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很多事情,后来偶然结识了寻夜、沈玄冬等人,几人引为好友,联手破案,或是手段鬼魅,或是心狠手辣,各桩奇案、大案、要案,都在他们手下现出原形,而真正可怕事才刚刚开始.......

24万字 更新:2020-11-09 13:33:42

在线阅读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古风悬疑小说《锁沉渊》,是作者“千岁忧”的又一佳作,书中的主角分别是尹初棠、寻夜、沈玄冬,故事内容介绍:尹初棠母亲去世的早,只留她和父亲一起生活,她又从小多病且有些自闭,所以不大和人交流,而她总是觉得自己似乎忘记了很多事情,后来偶然结识了寻夜、沈玄冬等人,几人引为好友,联手破案,或是手段鬼魅,或是心狠手辣,各桩奇案、大案、要案,都在他们手下现出原形,而真正可怕事才刚刚开始....

《锁沉渊》精彩片段

一行人离开朱月街,转身去了沈府,沈翰林出门访友不在家中,沈玄冬带着几人去了书房。翰林之家书自是多的,满架子古刻文集,尹初棠眼中却只看到西窗下的一口白玉石缸,里面养了几尾锦鲤,供沈翰林平日无事照着画上几笔。小晨无奈地垂手侍立在一边,此时已近黄昏她们却还在外面,晚点回到棠园自己是被薛娘子罚不能吃饭还是不能睡觉?可小姐执意来此,非跟着寻夜公子胡闹,她劝不住啊,只得在心里胡思乱想着还好鱼儿留在马车里没跟了来,不然必不会放过那些锦鲤。

帘门轻响,却是沈玄樱听得丫鬟说今日与寻夜公子同行有位女客,便借送茶之机来看上一眼,她莲步轻移,指派小丫头为几人上了热茶,寻夜与他家交好,素日里是常来的,并无避讳,笑着道了声:“沈妹妹。”

这边沈玄冬客气地称呼一声“尹姑娘”,尹初棠才恋恋不舍地离了鱼缸,转头听他同两人介绍道:“这是舍妹,樱儿,这位尹姑娘才回京,你怕不认得,她是工部尹侍郎的侄女。”

沈玄樱浑身上下透着股温柔如水的味道,道:“原来是尹府的小姐,我同尹箐相熟,改日咱们好好说话,这会儿我还有事。”

知道兄长有事要谈,她见着了想见的人便先行离开。

“尹姑娘,在下已带你见到了玄冬,这会儿可以说有什么事情了吧?”

沈玄冬此时已知是尹家小姐有事要同自己说,却想不出来会是什么事,他倒不知寻夜是几时同尹家小姐结交的,还有,这位姑娘看上去似乎有些奇怪,极安静,见面至今还未曾开口说过话。

尹初棠想到今日来意,一时似乎不知怎么说才好,见书斋中现成的纸笔,便来到桌案前执笔作画,沈玄冬看了寻夜一眼,想知道这是要做什么,寻夜耸耸肩,他也不知。

尹初棠执起笔闭了闭眼,不多时画好给二人看,却是一副小像,画中女子眉目姣好,虽只一张脸,却生动得很,眉梢眼角透着股说不出的情意。沈玄冬一惊,认得画中女子似乎是死在嘉城客栈的那名女尸,眼下已知她的身份,是城中程家的二少奶奶兰氏。

寻夜讶然道:“原来尹姑娘擅长丹青,这画中女子是……”

那女子挽着妇人发髻,从发饰来看俨然是位已出嫁的妇人,尹初棠又在小像边添了几笔,却是女子垂首之态,衣领露出后颈,她在上面轻轻点了颗小痣,搁下笔看向沈玄冬。

沈玄冬眼中惊疑不定,京郊客栈中的无名女尸能快速被认领,正是因为颈后这颗小痣,他向寻夜解释道:“这是程府的二少奶奶,兰氏,前些日子死在京郊小县的一家客栈,那日尸身被发现时,尹姑娘一行人恰好投宿如意客栈,对吗,尹姑娘?”

他记得尹初棠身体不适,并未离开过房门,而县衙的差人勘查过现场,仵作验尸后,便封了那间房,按理说她没见过兰氏,这……是怎么回事。

小晨上前看到画像,诧异小姐只在下车的时候与兰氏打了个照面,便能将她的面容画得丝毫不错,又怕沈玄冬将兰氏之死与自家牵上,故而抢着道:“之前在客栈官差去盘查时,我们不想有麻烦,所以有件事没说,其实兰氏回客栈之前是被我们在路上救下来的,那天下大雨,我们的车队半路碰上这女子,好心让她搭了车,我记得是酉时末到的客栈,小姐身子不舒服,到了客房便没有出过门,她怎么遇害的我们可不清楚。”

寻夜问清来由,深深地看了尹初棠一眼,原来她要见沈玄冬,竟是与命案有关,倒是他之前想岔了。他思索着道:“原来尹姑娘是见过兰氏,可你将她画下来又是何意?”

沈玄冬看了好友一眼,他想到一件事,即便尹初棠见过兰氏生前的模样,可她画得这么逼真,连那颗小痣都分毫不差,又是怎么回事?

尹初棠犹豫再三,终是开口道:“我在另一个地方见过她,梦里。”

此言一出,众人皆惊,寻夜柔声道:“难道姑娘听到命案发生后,受惊所致做了噩梦?”

“不,我梦见她的时候,客栈还未出凶案,而且,今日之前我也没想过自己可以画得这样好。”她的目光在自己作的画像上扫过,却不敢多看,又道:“只是我从梦中醒来不久,客栈便死了人,就是兰氏。”

寻夜追问道:“那姑娘能为我们讲讲,那个梦到底是什么情形?”

她皱起眉回想那个梦境,生涩地重复着兰氏在梦中说过的誓言:“她只是发了一个重誓,说的是妾不怕苦,愿随君至天涯海角,哪怕死后下十八层地狱,赴刀山火海受尽折磨,亦不悔当日之约!”

房中人俱都无言,寻夜行走江湖时,也曾听说过许多不可思议的事,可这样的事却是头一次碰上。小晨张大了嘴,似乎听小姐说过在路上说过做了个梦,可这梦竟然如此诡异。

“这不可能,”沈玄冬喃喃道,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少年人,但凡案子在他眼中都必有据可查,有理可循,对尹初棠所说之事不能置信。“或许姑娘是做过一个梦,梦中也有一名女子,但谁又能说这两人是同一个人呢?”

“那如何解释她颈后的红痣,又如何解释这画中女子的容貌呢?”寻夜幽幽开口,她不单画出了兰氏的容貌,连她后颈红痣也画得分毫不差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

灵异小说排行

人气榜